楚珣

不如从未相识

你爸打过你吗(本子信息+全文阅读)

麻辣香串儿:

本子信息:


预售链接:


http://item.taobao.com/item.htm?id=37227804337






正文:


——————————————————————————————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


全明星周末的一切活动都结束后,孙翔在出会场的路上和自己战队的人走散了。他一个人在会场里转了转,没找到自家队长迎风招展的呆毛,只得一个人先朝着出口的方向走。


然后他被一个记者拦住了。


这不是什么新鲜事,孙翔熟练地朝记者摆出了最英俊的微笑:“你有什么要问的吗?”


记者看上去特别激动。……对就是那种“妈呀我捕捉到了一只野生的孙二翔”的表情。


“请问孙翔大大,你爸打过你吗?”


 


“……”


 


“噗哈哈哈哈哈哈!!!!!”叶修乐的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那你怎么回答他的?”


这时孙翔已经被轮回的副队长领回队里,坐在众位职业选手聚会的座位上了,惊魂未定的他还没等坐稳就向大家陈述了自己可怕的遭遇,末了还补充:“你说他这是什么意思?这是挑衅吗?是吧是吧?”


“嗯。”周泽楷的回答意义不明。


孙翔暴怒:“你嗯什么嗯!?”


叶修捂着肚子好不容易从笑成一滩烂泥的状态坐直了,又问了一遍:“你怎么回答的?”


“我当然是说没有!”孙翔说,“结果那孙子又问,那你妈打过你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叶修笑得椅子不见了。


“我当然说也没有,结果他又问我,那你的老师和同学打过你吗?”孙翔一拍桌子,“我日了!为什么我一定要挨打啊!?”


 


这位可敬的记者先生大概是想表达,这么个熊孩子,为什么就没人来打他一顿吧。


 


诸位职业选手纷纷在内心给记者点了个赞。


 


然后话题就转到,职业选手们小时候有没有挨过打上面了。


 


“小时候,经常啊。”孙哲平说,“后来我16岁了比我爸高了,我爸说孩子大了,已经不能用打来管教了。……我觉得他是怕我还手。”他转了转左手腕,咔叭一声。


“我印象比较深的就一次。”张佳乐说,“我打算退学出来打游戏嘛,我妈当时说什么也不同意。”


“那你最后怎么跑出来的?”


“我跟我妈保证说,既然我出来打游戏了,就一定会给她赢个冠军回去。”


在场的所有人都用怜悯的目光看着他。


“啧啧啧。”叶修摇头,“欺骗你妈,今年回去又要挨打了。”


张佳乐拍桌子:“你滚!”然后又好奇,“那你小时候呢?”


“呵呵。”叶修叼着烟想了想,“哥小时候比较机智,就算闯了祸也能找到逃避处罚的办法。”家里有个替罪羊笨蛋弟弟什么的,就不用跟他们细说了,“不过,”他缓缓吐出一口烟,“后来我有个临时家长啊,三天两头地打我,我被他按着打又没有办法还手,只好咬牙切齿地诅咒你他妈怎么还不去死。”


“卧槽后爹吗?”张佳乐目瞪口呆。


“是啊。”叶修点头,“简直是后爹。


“那后来呢?


“后来啊。”叶修高深莫测地说,“后来他就真的死了。”


“……”张佳乐吓着了。


叶修低头笑了两声弹了弹烟灰,“这么看着我也没用,这技能我也不想要,而你大概永远也不会有了吧。不然你只要大喊一声‘冠军!’早就是冠军了。”


“你……”张佳乐气结。


“我觉得是触发条件不对。”孙哲平也掺和进来瞎凑热闹,“不是还得挨打吗?我把乐乐摁着打一顿,他一边挨打一边大喊冠军!冠军就会有了。”


“嗯。”叶修说,“试试?”


“试你个头啊!”张佳乐炸毛了。


“你呢老韩,你小时候挨过打没有?”叶修玩够了张佳乐,又凑过去问韩文清。


“小时候和同学打过架,父母么倒是从来没有。”韩文清疑惑,“也不知道为什么,不管我小时候闯出什么祸我爸妈都不打我。我爸偶尔还骂我两句,我妈连骂都没骂过我。”


众人看着韩文清英俊的剑眉在内心咆哮:“你说这是为什么呢!!!!!”


 


“我没有挨过打。”张新杰接在韩文清之后说,“我小时候挺听话的。”


“……哦不对。”考据帝在内心飞快地回忆了一遍童年,“有一次,我爸把我打了一顿,还挺狠的。”他抽出一张餐巾纸在上面写了几笔,“因为我想把自己的名字改成章鑫杰,我爸特别愤怒,然后我说,那章辛杰也行。”


“……”


“我爸说你要疯是吗,连姓都嫌弃。”


大家都嫌弃地看了他一眼。


“张新杰大大,你知道吗,”方锐真诚地说,“我要是你爸,……我打死你。”


 


张新杰面对他用中指推了推眼镜。


方锐潇洒地拿中指挖了挖鼻孔。


我的妈呀。张新杰整个人都颤抖了,不由自主地拿餐巾纸擦了擦自己的中指。


方锐得意洋洋地笑了。


 


关键时刻还是要韩文清出马拯救他的副队。


韩文清说:“新杰。其实张字也可以算是上下对称的。”


张新杰惊呆了!


张新杰幡然醒悟!


张新杰肃穆地看着韩文清说:“队长!”


“不用谢。”韩文清拍拍他的肩,“吃饭吧。”


 


叶修不甘寂寞地又去挤兑王杰希:“诶大眼儿,你爸妈没因为你是大小眼而打过你吗?”


王杰希乐了,“他们自己生的,凭什么打我。”


“那他们没有因为你试图偷偷去割单边双眼皮而打过你吗?”


“你有意思吗?”王杰希说,“我没想过割双眼皮……我说觉得双眼皮也救不了我,我还是相信奇迹吧……”


“我有一根仙女棒,”叶修唱,“变大变小变漂亮~ ♪”


王杰希把纸巾揉成一团扔过去,“滚。”


 


“我爸妈不怎么管我。”包子说,“我第一次打架是跟着我老大,哦不是现在的老大,是原来那个老大,我的第一个老大,他说有人要来砸场子,我一听那怎么行……”


“小卢好好吃你的饭,”喻文州说,“别跟兴欣的人学坏。”


“对对对。”黄少天跟着附和,“兴欣的都是流氓。”


唐柔看了他一眼。


“我爸那时候动不动就喝醉了回家打人,”魏琛说,“哎呀他那套醉拳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哎呀你还知道什么叫叹为观止。”


“别打岔。”魏琛恼怒,“后来老夫拿着他的空酒瓶在街边跟人干架,称霸一方啊当时……”


“哎!”包子兴奋了,“你也喜欢拿空酒瓶子打架啊!”


“对啊特顺手!”


“了不起!”包子称赞,然后抓起了一个玻璃杯。


“卧槽你这是要现场示范吗!”叶修说着就想往桌子下躲。


这回包子没理他,“知己!”他对着魏琛举杯,“我敬你一杯!”


包子的第一个老大还跟他说过,他不是给人当小弟的命,总有一天能在某个地方横冲直撞地闯出一方天地。


 


卢瀚文遍观全场发现只有张新杰一个人在专心吃饭,于是咬着筷子接着听。


苏沐橙在桌子底下扯了扯叶修的袖子小声说:“我哥打过你,我怎么不知道?”


“还不是因为你!”叶修控诉。


“啊?”


“你自己不记得了,”叶修说,“你小时候洗澡总不记得带衣服,洗到一半在浴室里喊着叫我们给你递。你哥守着电脑不动打发我去,等我回来了还要打我。”他学着苏沐秋的语气,“叫你看小橙洗澡,叫你看小橙洗澡,变态!”最后说,“我好冤哦。”


苏沐橙踹了他一脚,“叫你看我洗澡,变态。”


“我没看。”叶修叼烟,“有什么好看的。”


又被踹了一脚。


 


“我父母没怎么打过我。”喻文州想了一会儿,自己先乐出声来了,“我倒记得我被少天的妈妈打过一顿。”


“……队长!”黄少天叫。


“那时候少天还没正式加入蓝雨,魏琛找他只能从他家门口的网吧堵人。有一回魏队自己没空去,我又是当时训练营里最好使唤的学员……”


“然后队长来找我的时候正赶上我妈来网吧抓人。妈呀,那气势连门口看场子的都被我妈吓跑了,”黄少天抢过来说,“我正跟队长说来都来了要不咱俩PK一局,她跑到我俩身后一拍桌子咣的一声吓得我到现在想起来都心跳加速,她说你们俩给我出来,揪着我们耳朵拎到网吧后门一人甩了一巴掌。啧啧啧我妈平时也不怎么打我倒霉来这么一次还被我们队长赶上了。队长你疼不疼疼不疼疼不疼我妈现在从电视上看到你还特别愧疚。”


“不疼。”喻文州说,“改天我去看看阿姨。”


“打回去吗?”叶修在旁边说。


黄少天警惕地看了喻文州一眼。


“……”喻文州把黄少天的脑袋推一边去,“小人的言论,”他对叶修说,“我是要感谢阿姨的关心。”


“呵呵。”小人叶修冷笑了一声,“虚伪。”


 


雨一直下气氛不算融洽♪


 


“我妈没打过我。”乔一帆告状,“我第一次挨打还是被包子……”


叶修立刻把正跟魏琛俩人胡言乱语的包子拽回来了,“包子你怎么能打人家呢。”


“我就捶了他一下,那怎么能叫打呢!那是表示亲昵的意思!”包子抗议,“再说罗辑小弟还打过我,老大你还不让我还手。”


他那是嫌你烦吧。叶修在心里感慨,罗辑凭借他国宝一样不能打不能碰的脑袋居然爬到了兴欣这如此凶险的食物链的最顶端……果然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啊。


“哦对了。”叶修补了一刀,“罗辑打你可不是表示亲昵的意思哦。”


“OAO”


“不是吗?不是表示亲昵吗?”包荣兴的世界坍塌了。


 


兴欣这两位给互相告状的不正之风带了个好头。


当李迅拿出小本本向自己的队友们采访“你们有没有挨过打呀”的时候,吴羽策朝李轩一指:“他打我。”


“他先打的我。”李轩说,“你能顾及一下我这个队长的面子吗,再说我那也不叫打啊,根本就是抚摸了一下……”


“那也不行,你凭什么抚摸我……”


“我心情不好我乐意……”


“好好好。”李轩服软结束了幼儿园水准的斗嘴。


 


几个不怎么要脸的说完之后,剩下的腼腆点儿的都开始低头沉默地扒饭。


“这不行啊这不行啊不行啊不行啊,我们都说了你们凭什么不说啊每个人都讲一讲啊!”黄少天拿着筷子敲碗等。


“你不是也没说。”叶修指出。


“少天别拿筷子敲碗。”喻文州说,“不礼貌。”


“哦。”黄少天把筷子往面前的转盘上一放,“叶修你脑子进翔了吗!我刚才不是讲了吗我和队长一起挨打的故事当然有队长份也有我的份啊。”他伸手在转盘上使劲儿指了一下,“来来来咱们拿这个随机,最后筷子停在谁面前谁就必须讲一个啊不许耍赖!”


转盘飞快地转了出去,喻文州那句“少天桌子上有汤你别给转洒了”被淹没在转盘“咻”的转动声里。


“……啊。”黄少天。


最后筷子停在周泽楷面前的同时也溅了一滩菜汤在他面前的桌子上。


周泽楷:“……”


“真会挑啊。”叶修赞叹。


 


“嗯……”枪王开始哼哼唧唧了,他倒没有花太长时间回忆,比较头疼的是怎么把脑海中的场景组织成语言表达出来。


“嗯……”周泽楷说,“是在……高中的时候……”


“哦那件事啊。”江波涛说,“我知道了我来说吧。”


 


听周泽楷讲故事的乐趣本身就不在故事上,而是看他吞吞吐吐讲话的样子上好吗。现在江波涛还残忍地把大家的乐趣剥夺了。


“上高中的时候有个女生给队长告白,队长真诚地看了她两分钟,然后那女生哭着跑掉了。”江波涛边说边乐,周泽楷在一边满脸通红地扯他的袖子,“第二天来了个男的二话不说冲着队长的脸就是一拳,说你竟然冷酷地拒绝我妹妹!……最后两个人打了一架双双进了医务室。”


“哇靠周泽楷你还会打架?”孙翔惊讶,“你长得这么好看居然还会打架?”


什么逻辑,不打架难道用脸来发射什么什么波吗。


众人已经懒得吐槽他了。


“我会。”周泽楷朝孙翔晃晃拳头认真地说,“来吗。”


“来什么来!”孙翔莫名其妙。


 


方锐凑在林敬言耳边说:“我没听说江波涛和周泽楷在一个高中啊?你说周泽楷上高中时候的事他怎么知道,细思恐极啊。”


“他们俩一个战队的,肯定是以前讲过了呗。”


“可是你想啊,周泽楷讲故事,哪有讲这么细的。我估计顶多也就是……”方锐学着周泽楷摆出一副人畜无害的无辜表情,“有女生,告白。”他小声说,“就被打了。”


“卧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救命太像了方锐你要笑死我,有女生告白就被打了江波涛是怎么理解这个逻辑的!……我靠江波涛在看我们,他绝对听见了。”林敬言咳嗽了两声想要憋住笑却没成功,自暴自弃地学周泽楷晃晃拳头,“打你。来吗?”


方锐笑得肩膀都在抖,“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来吗?”


“来吗?”


“来!”


“来什么来!“


 


张佳乐嫌弃地回头说:“你们俩神经病啊?“


 


最后林敬言得出了结论,“靠想象吧。”他说,“还有意淫。”


“……真是个可怕的男人啊。”方锐缩了缩脖子,“我们以后不要和他玩儿了。”


“哎你小时候被打过吗?”


“我啊,”方锐想都没想就清清嗓子开讲了,“我爸妈倒是没有,不过有一次我放学回家路上被一群男的堵了,没等我说什么他们直接把我拽上车带到一个不知道什么地方,关在小黑屋里绑在椅子上蒙上眼睛拿鞭子抽,还给我妈打电话让我妈听我哭……”


“哎哎哎打住。”林敬言说,“回头。”


方锐回过头看,乔一帆眼圈儿都红了。


“哎呦小乔别哭别哭别哭假的我骗老林玩儿的你看他都没信……”方锐手忙脚乱地去揉乔一帆的头发,被“啪”地一声打开了。


 


兴欣的小天使生气了!


他妈的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可以相信!


乔一帆愤怒地加入了张新杰的专心吃饭队伍。


 


江波涛坐下之后轻轻踹了踹周泽楷的凳子,周泽楷的脸还红着,扭过头不太想搭理他。


“队长我给你讲个故事。”江波涛说,“你知道吴启挨打时的样子吗,上次我从训练室出来接水,看见杜明追着吴启跑过了一条走廊,喊着吴启你个混蛋为什么替我给我女神寄情书,最后把他摁在地上一直揍到吴启抱着他的大腿求饶。”


“……噗嗤。”周泽楷没憋住。


吴启看着他们队长英俊的笑颜悲愤起来:“副队你为什么要卖队友啊!?”


 


黄少天又扒拉了一下转盘。


转盘上的筷子以龟速从卢瀚文身上划过,停在了刘小别的面前。


“耶!”卢瀚文欢呼,“小别前辈挨打!”


 


刘小别的经历其实和在场很多人都类似。


“我挨打的原因大部分是因为家庭聚会,一群人围着吃饭,我低着头在桌子下面打游戏,我妈当时不说什么,回到家就要把我教训一顿。”刘小别说,“后来我开始打职业啦,就有理啦。我妈可以跟别人说,我儿子是职业选手工作就是打游戏,所以连吃饭的时间都在工作多么努力啊。”


“Get√”众人纷纷给他点赞。


柳非插嘴问他,那你今天怎么不玩了,刘小别烦躁地拿筷子敲了敲卢瀚文的小脑袋:“我手机让它玩儿坏了。”


卢瀚文不知道刘小别的屏幕解锁图案,于是就胡乱尝试,试错了无数次之后,手机自动锁屏30分钟。


看着笑得小心翼翼把已经成了块砖头的手机还回来的卢瀚文,刘小别觉得很想打人。


 


“这事要传出去微草别想招到人了。”方锐又在跟林敬言咬耳朵,“人家会说,微草这队长也太严苛了,大放假的还让队员在家工作……”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似地说,“对了,你能想象王杰希打人的样子吗?”


林敬言想象了一会儿就不行了,“能。”他憋着笑说,“拿着个扫把,piapia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对对对我脑子也是那个画面!”方锐一拍大腿,“拿他胯♂下的扫把!”


“piapia的!”


 


张佳乐表情狰狞地回头:“你们俩,能用正常点的方式开小差么。”


“其实我挺希望我妈能来看看我真正的工作的。”刘小别说。“有时候挺委屈的,哪怕现在这成了我的正规职业,我可以靠这个挣钱了,我妈每次打电话来也还是说,你干嘛呢是不是又在玩游戏,你今年还在外面玩游戏不回来吗。”


“我想给他看看我们训练时的、工作时的状态,并不像她想象的那么轻松那么有意思。任何事情做得深了都是漫长而枯燥的,我想让妈妈明白,即使如此辛苦我也还是一成不变地喜欢着它。想让她明白,我和她认为优秀的那些人一样,也在不停地坚持和努力着。”


 


接下来的两次筷子都选择了女孩子。


 


“哎呦唐大小姐哪能挨过打。”知道唐柔身世的方锐一看见人就开始吐槽。


“谁说没挨过。”唐柔回忆着,“小时候学钢琴坐不住经常挨我妈骂,后来有一回翘了钢琴课出去玩还被打了一顿……当时啊我爸在旁边看着心疼得快掉眼泪了也拦不住我妈,只好在我被教训之后领着我出去吃顿好的。”唐柔笑着说,“所以我被我爸喂得上初中之前一直是个小胖子。”


杜明看着他身材纤细苗条的女神,试着想象了一下这姑娘还是个五六岁的小丫头时粉嫩嫩肉嘟嘟的脸蛋。


“啊~”他幸福地捧脸,“好萌!”


江波涛回过头来问他:“你说什么?”


“没什么。”杜明说。江波涛冲他眨了眨眼。


 


被读心了啊!!杜明!!


 


再下一个人是戴妍琦。


“嗯~”小姑娘舔着勺子想了想,“哦有一次,我白天被我妈打完呀,晚上被队长打……”


肖时钦脸色一变就把她面前的筷子转出去了:“你别说你别说,来来来下一个。”


黄少天马上就不干了,“诶诶诶你怎么这样啊,你什么意思?不是说好不许耍赖的吗,你打断人家干什么,来来来小戴继续继续。”


“就是吧,”戴妍琦笑嘻嘻地,“有一回我妈来队里看我,我事先不知道,我妈到了休息时就发现我缩在角落看书,我妈好奇呀不知道我在看什么于是就没出声靠过来,然后……”


“然后小戴就被她妈吓了一跳。完了。”肖时钦夹了一筷子菜扔进戴妍琦的碟子里。“行了你多吃点少说点小心下回又胃疼我可不管你。”


“队长你这是诅咒←_←”


“肖时钦你怎么回事你!”黄少天忍无可忍,“黄牌!警告!再捣乱我们把你轰出去了啊!你说小戴讲个故事你没完没了地干吗呀!你们雷霆就是这么欺负队员的么是么是么是么是么。那要不小戴你来我们蓝雨吧我们还没有女孩子呢……”


“……QAQ”明明已经被自家队员欺负到头上去了的雷霆队长愤恨地低头扒饭。


戴妍琦接着讲:“我妈看见那上面的内容当场就怒了抢过去往身后一扔就把我一顿好揍,我们队长正好……哎呀队长你别拽我,我们队长正好推门进来然后那个本子就直接砸在他脸上,我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最可恶的是队长不赶紧阻止我妈施暴反而坐在一边把那个本子从头到尾翻完了,然后跑到我妈身后开始给她喊加油。”


“……”


“……”有人问,“为什么?”


戴妍琦羞涩地低下头。


“因为那个本子是all肖R18同人本……”苏沐橙说,“肉质鲜美。”


 


一桌子人陷入静寂。


“噗哧,”过了一会儿楚云秀说,“小戴回来给我看看。”


然后再次陷入静寂,肖时钦半死不活地趴在桌子上。


 


戴妍琦乖乖坐下后探头看了看自家队长的脸色,然后吐吐舌头把面前的转盘又推了出去。


黄少天按住了。


“先别转先别转先别转下一个让肖时钦来,”他说,“谁让他刚才试图违反规则的,快说个惨烈点的过往让我们大家都开心一下快点快点快点。”


“我啊。”肖时钦面无表情地说,“我第一个特别特别想打的人呢,是黄少天。你说有你什么事儿呢你在那一个劲儿地瞎起哄,所以我想打他。”


“呸呸呸呸呸什么玩意儿什么玩意儿什么玩意儿你讨厌不讨厌啊!”黄少天叫起来,“我是要听你挨打!你挨打!谁问你想打谁了再说你凭什么打我啊我队长还在这呢!”


正跟王杰希说话的喻文州听见这句摆摆手说,“没事儿,当我不在。”


肖时钦开始卷袖子。


 


最后在一片乱糟糟的起哄声和黄少天惊慌失措的夹杂着“队长队长队长你是我亲队长吗怎么能说出这种话啊队长”的求饶声里,筷子停在了乔一帆面前,乔一帆一直不为所动地低着头,直到旁边的包子捅了他一下,他才缓缓地抬起脸,对着并不存在的镜头露出了一个让在场所有人都觉得毛骨悚然的笑容。


“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他高冷地说道。


方锐说:“卧槽。”


林敬言说:“卧槽。”


张佳乐不明觉厉地跟着说:“......卧槽?”


高英杰看着表情诡异的好友,有点儿紧张地用手指扒着桌子边缘。


“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乔一帆说,“我一个人走在街上,迎面走过来一群,带着刀,蒙着面的男人......”


 


乔一帆生动地描述了一番那群人长得是多么的凶神恶煞所过之处是多么的生灵涂炭,然后狂拽地扫视了一番被他吓呆了的全场,感受到了快感。


直到他看见了脸色惨白的高英杰。


啊,那种如同受了惊的小兔子一般惶恐的眼神,乔一帆觉得仿佛看见了曾经的自己。


最后他软下心来说:“……然后我就被他们吓着了,我讲完了。”


肖时钦式大结局。


但是没有人抗议,沉默了几秒钟方锐小心翼翼地把面前盛着汽水的杯子推过去:“小乔…...你喝口水?”


乔一帆对方锐甜甜地笑了笑:“前辈,还是您自己喝吧。”


方锐一阵颤抖。


 


方锐不知道的是,更可怕的攻击还在后面等着他。


 


王杰希从乔一帆开始胡说八道时起就一直拿责备的眼神紧紧盯着叶修,表达的意思很明确:“你怎么把我们家孩子带成这样的你给我好好解释。”


叶修左躲右躲却始终被那双大小眼的目光黏着,心说又不是我带坏的,急中生智之下伸手把面前的转盘稳稳推出去了。


荣耀教科书的准度也不是盖的,筷子转了一圈儿后准确地指向了王杰希。


“该你了。”叶修理直气壮地说。


王杰希也不推辞,他看着另一边正讨好地朝小乔微笑的方锐,慢条斯理地开口说:“你们有没有学过一篇课文?讲的是一个小女孩赖床挨了打,打完以后,她爸还给了她点钱。”


“……”没学过。


“哦,林海音的那篇课文。”刘小别震惊了,“队长你的概括能力真是魔性——”


“卧槽你作弊啊!”魏琛拍了桌子,“居然引用课文,显你学历高啊!”


这好像是小学的课文吧?众人在心里吐槽,魏大爷你似乎是暴露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啊。


 


“我小时候,尤其是冬天的早晨,也经常赖在床上懒得起来。”王杰希说,“我爸爸就拿着笤帚,小的那种,追着打到我起床为止。你们别看那个很小打起人来可疼了。piapia的~”


 


方锐顿时又是一阵颤抖。


“你说他是听见了吗?”


“嗯。”林敬言沉吟,“肯定是听见了。”


 


楚云秀探头去问舒可欣:“小笤帚是什么啊?”


“哎你们家没有那个吗?”姐妹花来了兴致,“我奶奶家有,一般用来扫床啊什么的,小时候我们俩半夜睡不着,就揪那上面的穗儿玩儿,第二天早上它被我们揪得就剩下杆了,奶奶就拿着它在我们头上挨个敲来敲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想起来了,”舒可怡说,“后来床上没清干净的穗儿还扎进可欣的屁股里,肿了好几天呢……”


“你滚开!”


楚云秀闭眼揉了揉太阳穴:“我讨厌熊孩子……”


 


楚女王小时候高贵冷艳一点也不熊,唯一一次挨打是上高中时偷偷抽烟被妈妈发现了。


 


转盘上的筷子和乔一帆危险的目光一起落在方锐身上。


在这样的目光逼视下方锐不敢乱讲了,他仔细回忆了一会儿,“哦,有一次,七八岁的时候吧,我在楼下踢球不小心砸碎了一楼的玻璃,但是我多机智啊,当机立断地嫁祸给了隔壁二狗子……”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二狗子是什么东西啊你不要瞎编得太离谱好吗!!”张佳乐直接把他打断了。


乐乐你用不用听见个二字就这么敏感。


“怎么了?谁还没有一个羞耻的小名,”方锐不以为然,“知道吗老叶的小名其实叫羞羞,可爱吗?”


“听谁说的你。”叶修很冷静,“那要是这么说,其实楚云秀的小名也叫羞羞。”


楚女王瞪了他一眼。


于是方锐接着讲:“二狗子啊,就这么被他爸妈给揍了,问题是当时我躲在一边围观,他哭泣的表情真是太精彩了我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结果就穿帮了……从灌木丛里揪出来被狠狠地揍了一顿……。”方锐不自在地摸摸鼻子,“林大大,你干什么这样看着我?”


林敬言看着方锐,眼中翻滚着汹涌的恨意。


林敬言说:“我也来给大家讲个故事。”


 


“那时候我大概刚上小学,有一天在家里乖乖写作业,听见对面楼一层的窗户哗啦一声碎了……”


方锐明白了什么似的全身一哆嗦。


“我跑出门去看,正好那家的主人也出来了问是谁干的,门口那群小孩没有一个人吭声,接着不知道是谁推了我一把,说是我把球踢到窗户上的。”


“我当然不能承认,后来那家主人找到了我爸妈我还是死都不认,我爸气急了当着人家面把我打了一顿,骂我怎么小小年纪就学会了撒谎。”林敬言朝方锐微笑了一下,“我好恨。”


方锐用震惊的眼神望着林敬言,然后扑过去扶住他的肩膀颤抖着唤了一句:“……二狗?”


“……去你的。”林敬言笑场了。


“哎呦笑了笑了。”方锐松了口气,“林大大你好好想想咱俩都不是一个市长大的啊嫁祸你的人怎么可能是我,再说我也为那事儿挨打了对吧……”


对什么对。那种仿佛看到来自平行世界的儿时的仇人般的感受,谁懂。


林敬言继续微笑着看着方锐。


一顿饭的时间里被集火了三次的方锐终于承受不住,捂着肚子夺门而出。


 


剩下的人又嘻嘻哈哈地玩了几轮,筷子摇摇晃晃地指向苏沐橙,叶修一撑桌子站起来了。


“差不多就得了,”他嫌弃地说,“这么个破游戏你们玩半个小时了,幼不幼稚?赶紧打住我还要回去睡觉。”


一开始明明是你玩得最开心吧叶修大大。


“行行行那这是最后一个,让苏妹子讲完吧。”


“她有什么好讲的?咱们苏女神没挨过打。”叶修说,“要不我再给大家讲一个……”


“滚滚滚!谁要听你的黑历史啊!你就算在大街上被人套了麻袋也不奇怪好吗?”黄少天不乐意了,“我也不难为你既然违反了规则就自罚三杯吧,桌子上只有红酒真是便宜你了不过看你的酒量三杯下去就该被人拖着走了吧……”他嚣张得像是忘了自己刚才为什么被肖时钦追得饶着桌子跑,“说起来你这么护着苏妹子干什么你看人家自己都不介意。苏沐橙你小时候是不是真没挨过打?”


“……”叶修晃晃自己的酒杯闭嘴了。


“谁说没挨过?苏沐橙低头笑着说,“叶修怕我想起来不舒服,其实也没什么,都已经过去这么久了,我小时候啊,和哥哥在孤儿院长大的……”


 


楚云秀倚在椅背上吐了口烟,沐沐跟她说过,叶修这个人啊难得关心起人来也别别扭扭笨手笨脚的,根本就是一辈子被人伺候的命。


 


“小时候我和哥哥都长的嫩,孤儿院的其他小孩因为嫉妒我们俩招阿姨喜欢,没少找茬欺负我们。哥哥为了护着我就学会了跟他们打架。


“其实那段记忆已经不是特别清楚了,可能大家都这样,回忆起以前被打的情景不记得疼只记得委屈,而有哥哥的心疼和安慰我可以说是再幸运不过了。那时候是,现在也是,刚刚我站在全明星的舞台上,可以感觉到有这么多不加掩饰的爱与期待落在我身上。


“电竞选手本来就是一个在大多数人眼里不够稳定的职业,可能我们中的很多人都有被不理解,被阻挠的不愉快的经历。但它们都已经成为过去了。那些曾经可能会绊住我们脚步的东西,都已经成为了现在的笑谈。”


 


“我们还会走得更远。”


               


                                                         —FIN—



评论

热度(2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