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珣

不如从未相识

[片段][ow]双飞组-Online06(END)

akirawes丨花菜菜是一棵菜:

原作:overwatch


分级:R


设定:现在paro


配对:救援直升机飞行员!法芮尔·艾玛莉×心理咨询师!安吉拉·齐格勒


备注:加粗部分为对话


前文:01  02  03  04  05




“这不是我的错,对吧,医生?”


回想着凯特在和她告别前说的这句话,安吉拉感觉非常疲惫,共情让她再一次感受到了十三岁时的绝望。


在寄养家庭中遭遇的类似经历翻涌上来,不断提醒着咨询师当初选择专业方向的原因,无非是她想要凭借一己之力打败心底已经化为魔鬼的恐怖记忆。


整间办公室此刻对她而言像是一间牢笼,甚至来不及将录音笔中的音频倒入电脑,咨询师随意将手机和钥匙塞进手提袋中,带上门走出咨询室。


没有想法也不知道能去哪,她等在十字路口的红绿灯前,二十米外便是常去的咖啡厅,不过齐格勒博士此时不知道是不是该走过去。


最近几年,能够及时安抚她的总是Spiral,安吉拉将手袋换到另一个手,控制自己想要拿出手机发信息的冲动,她对Spiral的依赖心比自己想的要强,也许是太累了,咨询师收回了准备踏出的脚步,抬手招了一辆经过的出租车。


发短信让秘书帮自己取消下午的工作,齐格勒博士报出地址后便再也没有讲话,她几次拿出手机,又放下,安娜的号码已经被输入到拨号页面,可是此刻的安吉拉没有勇气向老师求助。


也许当初的选择真的就是个巨大的错误,自嘲地苦笑了一下,咨询师退出了拨号页面,最终还是选择登录了推特。


“女士,您的目的地到了。”司机在这位乘客埋头看手机时忍不住提示。


“不用找了,谢谢。”


博士直到走出电梯时都未想好应该怎么表达,一时间那个站在演讲台前侃侃而谈的安吉拉仿佛变回了青春期时沉默寡言的少女,她抬手撩起松散的刘海,想到的是那些打从心底无法原谅的人。


在酒柜里抽出一瓶朗姆酒,安吉拉的冰箱里没有冻好的冰块,她决定直接开瓶。倒出半杯琥珀色的酒液,最终只是在手机的输入框内打出了一个字符发送出去。


Animacy:.


她默默地等待着,端着酒杯看着茶几上屏幕一片漆黑的手机,却希望有人能够来拯救她。


***


意外接到了小女孩的电话,飞行员甚至来不及回宿舍更换自己执行任务的制服便急忙开车赶会纽约。


听到凯特诉说的内容,法芮尔还是异常震惊,就算当初档案中提出过,詹姆斯·摩森与一年前失踪的那位女大学生有关,但是直面如此恶劣的人还是让飞行员异常难过。


试想一名本来是做安抚工作的社工,却在猥亵小女孩的时候恐吓地说出虐杀前女友的经过,只认为没人会去倾听因为母亲逝世而变得行为叛逆、满口谎言的凯特。


开车接上小女孩后,飞行员以最快的速度到达联邦调查局。小艾玛莉将凯特亲手交到麦克雷手上时,她发现这位老友今天的状态并不算好,他浓重的黑眼圈和萎靡不振的精神让人颇为担心。就在进入讯问室前,小女孩拉住了她的夹克。


“法芮尔,我……虽然我不知道有没有用,但是之前医生说过她是你妈妈的学生。我走之前,好像齐格勒医生不太好的样子。”


“我知道了,谢谢你,凯特。你是个好女孩,把知道的告诉大哥哥。安吉拉就交给我,好吗?”


向杰西打过招呼后,法芮尔在到达停车场后终于打开了推特,现在下午时间才刚刚开始,她抬头看了一眼天上肥厚的黑云,担心恐怕要下雨了。


***


是连续响起的门铃声叫醒了将自己灌醉的安吉拉,她从茶几上摸到手机,点亮屏幕发现已经是晚上八点了,咨询师想从单人沙发上挣扎起来,却因为四肢无力而摔了下来。


巨大的声响伴随而来的是疼痛,齐格勒博士摔得头昏眼花,她躺在地上看到桌沿边已经空空如也的酒瓶,努力想要爬起来开门。


似乎耗尽了力气爬到门铃边,安吉拉扶着墙站起来,摁下按钮放了那位访客进来。过量的酒精折磨着虚弱的胃壁,她俯下身干呕了好一会,听到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时打开了大门。


“哦我的天,是酒桶打翻了?”


身上的蓝色防水制服还带着暴雨的湿痕,法芮尔脱掉湿漉漉的外套,把倚靠在墙边面色苍白的咨询师抱起来,放到客厅露台的长榻上。


“安吉拉?醒醒,你怎么会醉成这样。”


再度袭来的胃疼让博士整个人蜷缩起来,耳膜中传来的是小艾玛莉关切的声音,她张口时只发出痛苦的呻吟,却还记得把脸埋在手肘内侧不想被对方看到。


脚步声远去了,而后听到微波炉响起的声音,应该是刚才离开的法芮尔折返回来,安吉拉缩得更紧了,可是黑发女人温暖的手掌抚过她痉挛的脊背,小声得问着:


“起来喝点温牛奶,这能让你的胃舒服一点。”


飞行员把咨询师扶起来,小心翼翼地将玻璃杯里的牛奶喂过去,不过喝了小半杯后,医生就把被子推开,青白的脸色也已经缓和了不少。


“你怎么会过来。”


“凯特来找我,她说你状态不好,我给咨询室打了电话,秘书说你把下午的工作推迟了,然后我就——”


“辛梅塔不会将我的住址告诉你的。”


“抱歉,我在妈妈的通讯录上找到的,当然我没有告诉她,我想你大概不想让她知道。”


“我想问你一个问题,法芮尔。”安吉拉仰头看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人,打断了对方的解释,她的状态不好,但依旧迫切地想寻求真相,“请你不要撒谎。求你了。”


手上安抚的动作停下了,法芮尔预感到一些隐藏的事实恐怕已经暴露。


“我保证。”


“你在推特上看到我的求救信号了吗?”


空气中的安静让人有些窒息,飞行员想不到应该怎么解释,她只能缓慢地点点头。


“谢谢,那我们就算是扯平了。”


这天晚上小艾玛莉留宿在博士的沙发上,安吉拉没有说什么,只是洗完澡后给她找了一条新毯子和新睡衣。


也许是因为连体制服完全湿透,也许是因为想要照顾状态不佳的医生,也许只是单纯的想离齐格勒博士更近一些。


小艾玛莉选择留下来。第二天一早留下了早餐和纸条后,法芮尔有些不舍地离开了这栋公寓。


***


“你确定不想继续做少儿方向了吗?你读第二个博士学位时就开始在研究它了。”


“我想好了,老师。既然当年转行都能成功,这只是转个方向,并不会难倒我。如果有需要,我可以再回学校拿一个学位。”


“好,看来你已经决定了,我也支持你。不过希望总有一天,你能将那件事说出来。”


“我会的,但现在还不是个好时机,谢谢你,安娜。”


“年轻人啊,表现得这么优秀我都可以提前退休了。”


“我还是要去参加那个会议,也许是我最后一次的少儿方向的相关演讲了。”


“安吉拉,你肯定没问题。”


从办公室出来的安吉拉,碰到了来给母亲送文件的法芮尔,她的嘴角勾起比平日里经常保持在脸上稍微大一些弧度的微笑。


“你好,法芮尔。”


“你好,安吉拉。”


她们就这样擦肩而过,却又在走出不远后彼此回头望向对方行走的方向。




END

评论

热度(62)

  1. 楚珣akirawes丨花菜菜是一棵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