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珣

不如从未相识

【陆花】【NC-17预警】【ooc预警】【慎入】十七夜

手足无措的反派决定殴打一本正经的正派:

NC-17持续预警,真实慎入。


----------------------------------------------------------------------


4.


水有时候可以救人,叫人清醒,有时候有可以令人滑向黑暗。


陆小凤触到地面上的水,感觉到水的侵入,冰凉的水现在也未火烫,有人衣衫尽透,倒在湿潮的地面。


陆小凤的手轻轻放在他衫的一角。


白T沾了水,也沾了几许尘土。


陆小凤越过白衫去摸花满楼的手,椅背已经被他扯出,花满楼挣扎着想要站起身,被陆小凤压着手,按倒在地。


他的衣服便也脏淋淋,也湿也凉。


陆小凤压着他,他栽倒在水里,后背被陆小凤翻转,侧着倒在地。


他被反绑的手被陆小凤握在掌心。


陆小凤道:你的手好烫。


火热的手因为血液循环受到阻止,发着红,每一个根手指都不是那么灵敏。


陆小凤埋下头,从他手指开始亲吻,看到他的指尖也收拾的整洁清新,便亲在嘴里,沿着手指亲吻到掌心。


因为麻木,亲吻的传递出奇的慢,等到花满楼从他手里要挣开,已经过了五秒钟。


陆小凤笑道:五秒。我想知道,这五秒钟你在想什?


花满楼想要脱离开他,向前翻身,这种徒劳的挣扎当然不能做好,被陆小凤拉紧,亲吻便到了他的耳后。


他的发根上也沾湿水,被陆小凤从耳后亲吻到后颈。


这已经超出了花满楼所能接受的范围,果然引起了他的挣扎。


他挣扎着要爬起身,人都翻转过去。


陆小凤压着他,被他按倒在地上,他脸颊贴着地面,睫毛上沾着水,陆小凤按着他,已经不放过,在背后亲吻他的发根。


他的抵抗虽然有些沉默,却带着错落的喘息,陆小凤贴着他,能听到他呼吸的加快,心脏在他身体里激烈跳动。


在陆小凤放开他的手,探索他衣衫下的身体时,他呼吸着,在他身体底下反抗。


陆小凤道:不知道为咩,你都压抑自己,不要自己出声,不恨我,不想骂我?


花满楼的腿被他的腿紧压着,他唇齿动了动,又在他身下要翻身,这次几乎是蓄力很久,被他找到几乎,翻转过去。


陆小凤当然拉着他,自己便倒在地下,按着他背,他失去平衡,原本想要立起身,也只能倒在陆小凤怀里。


手不能动,口唇便又到了他口里。


压着他后脑,亲吻到底。


这一次手就不规则,一手按着他背,一手探进白衫。


这人激烈挣扎起来,相较之他之前的稳定,如今的他,终于在真正的情事上败下阵来。


精神如同弹簧,压制后强烈的反弹。


陆小凤却温温柔柔,在他身体里走,他不想粗暴,只有温柔,才是给人折磨的最高武器。


原本他可以疾风骤雨,得到他想要。


如今他却在风雨里,悄悄种下种子,等待晴朗后长出幼苗。


花满楼被束着双手,无法抵抗,只有身体的紧绷和逃脱,被陆小凤伸手在他身上轻轻的探索,口唇却吞吻着他,如同骤雨。


在得趣的是,是花满楼还不会咬人。


因他不想张开口,不想被人闯进口舌,当然也不会张开口咬他。


多么生动。


明明这么激烈的拒绝,这人却用如此平淡又纯情的方法。


陆小凤手便向下,从腰侧开始走,这令身上人更加激烈,他的主动权又翻转,被陆小凤压在身下,腿也侵占,要分开。


花满楼终于说话,他竟轻声道:点解?


陆小凤道:因你知道你怕的,即便你想自己无怕也无用,因你的身体也怕,你没办法骗自己。


花满楼睁开眼,忽然道:你不怕咩?在你心里。你要对一个人这样做?你要去……唔…


他收住声,因陆小凤的手,落在了一个他无法逃脱的地方。


陆小凤笑着道:公子啊,七公子啊,这样叫你可好?活在鲜活世界的花家七公子?你知不知自己现在在谁手里?


他的手开始轻轻的动,他道:你在黑社会手里啊。


他亲吻他的手后背,感觉到他的身体紧绷着,甚至有些微微的颤栗,因这他从未体验过的感觉,被一个男人轻轻握住身体……


陆小凤道:时刻丢命,刀口舔血,随便一个按摩店的花式都比我在你身上使得多,你问我怕不怕?


花满楼却低声道:黑社会?


陆小凤看到他贴在潮湿的水面,脸上也七七八八沾着水和灰尘,他扭过头,问陆小凤,道:这样做你开心?


陆小凤当然没有回答他,他一只手轻轻擦掉他脸上的湿润土灰,看到他探寻的眼睛。


他的眼睛很无杀伤力,带着征询的时候,本是比较直接的,此时却因为身体在他手里,有些迷惘。


陆小凤道:看到你我的确很开心。


他褪下他的裤,他的内衣都湿左,陆小凤脱下上衣,将他放上,身体直接滚烫的挨着他。


花满楼只能回报无望,他被陆小凤脱下内衣,倒在潮湿的衣服上。


他闭上眼,终于一句话都不讲。


陆小凤没打算让他开心,或者没打算从一开就好好做,他沾湿着水,入侵了他的身体,手指触碰时,终于得到他明确的颤抖。


这种颤抖不能自制,关乎尊严和无人触及的内心。


陆小凤不打算好好折磨,他的身体也滚烫,他的心也不可等待,不准等待,只要去做。


他收手时,看着他紧闭的双眼,他知道他的眼睛还在望着他。


即便他看不见。


陆小凤进入他的身体。


这人倚在水里,没人能看他双眼里的迷离情感,他压抑着声,水波里荡漾。


他望着花满楼的眼睛,仿佛已经望见。


他却只见花满楼紧闭着双眼,不知是汗水还是眼泪,滚过花满楼的眼角,落在地面上的衣衫上。


原来还是会伤心的吗?亦或无法消解的自尊心?更或者是无法触及的痛苦?


陆小凤几乎想要去轻轻擦拭他的眉眼,终于收回手,他吻着他,一切便继续到底。



评论

热度(4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