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珣

不如从未相识

【麦安】黎明将至,晚安

索拉索拉雪w:

嗯突然想写一篇麦克雷x安娜的文,其实很喜欢这一对的感觉。嗯写这个文已经做好没人看的准备了




本文大概是麦单恋→安娜的文,私设:16岁的麦克雷和还未结婚的安娜(30+)【缩小了两人年龄差】




无毒小甜饼。




嗯r76那篇不会弃坑的....放心放心...






=============================


>>






    麦克雷越来越看不懂自己了。










   16岁,正值青春年华正茂的时候,本来就自由放纵的他应该谈上几个女朋友,去酒吧喝两口小酒,当个夜不归宿的西部牛仔。


  这些东西对他来说本该顺理成章发生的。


  然而,这些事情他居然一件都还没完成。


  为什么呢?








  因为他加入了一个叫守望先锋青训的组织。


  为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








  搞不懂,想不明白。


  酒吧那些性感地辣妹多了去了,哪个不够风骚不够漂亮?


  可是麦克雷偏偏对那个叫安娜的士兵有了心动的感觉。


  




 “喂小伙子,你又发呆了,这对于一个士兵来说是致命伤。”身着蓝色守望先锋制服的黑发女人出现在麦克雷视线中,用修长的手指戳了戳他的脸颊,露出温柔的笑。


  “啊……”麦克雷一下就从梦境中被唤醒。


  他刚刚对着靶场深蓝色的地板发起了呆,在他的脑中,那片蓝色已经被自动想象成安娜帽子的颜色,他看到安娜牵着他的手漫步在夕阳下,还有回头看他时瞳孔中满溢的温柔。


  “oh my god。”看见小伙子瞬间涨红的脸蛋,安娜好奇地眨巴着眼睛,又凑近了些,“气色好的小伙就是好。”


  说完又戳了两下。


  凑得太近了……


  麦克雷咽了口唾沫,他觉得细长的睫毛甚至能扎到他。


  周围其他在训练的男孩子都朝这边投来各种各样的目光,有的是惊讶,有的是嫉妒,有的是不屑。


  事实上,安娜并不是这么平易近人的长官,她只对麦克雷一人如此温柔。


  不过做错事还是要受惩罚的。


  麦克雷被罚围着守望先锋基地外围跑一圈。


  别以为一圈很小,毕竟基地很大,大得像个大型小区。


  






  


  训练结束后,男孩们站在高层休息室的玻璃窗前,看着在夕阳下奔跑的麦克雷。


  安娜双臂环在胸前,看着那个拼命奔跑的孩子,嘴角止不住微微扬起。


  “安娜长官,杰西那么调皮,为什么你对他这么好啊?”一个男孩走到安娜长官面前,像是要争宠一般厥起了嘴。


  “啊……”安娜垂目,伸手摸了摸男孩的头,“杰西这个孩子啊……很需要鼓励,我担心他在我面前太过自卑,想给他多一些鼓励。”


  “长官长官我也自卑!”


   “嗯嗯我也要鼓励嘛!!”


  另外几个调皮的男生开始起哄了。


  “你们这些孩子啊……”安娜叹了口气,不过脸上依旧流露着温柔的笑。




  安娜很喜欢和孩子相处,她期待着等战争结束,她能平静下来,好好谈场恋爱,结婚生子。


  一个女人即使拥有铁血之心,也会有柔情的一面。


  她把自己少有的温柔倾注在了这群“新兵”身上。


  而杰西麦克雷,是他们中的一个。


  也是最特别的一个。






  打发走吵闹的孩子们后,安娜独自一人待在监控室里,盯着还在跑步的麦克雷。


  这个男孩啊……


  安娜抿了一口热茶。


  这个男孩,小小年纪就有不俗的体力,反应和准度都比其他人强,如果能受到良好的教育,未来一定前途无量。


  这个男孩,脑子很灵光,贼点子很多,特别能逗人开心。


  这个男孩……










  这个男孩说他喜欢我。




  






  两个月前,在66号公路的某间咖啡厅里,男孩用他刚刚变声的沙哑嗓音,颤抖的唇齿,小心翼翼地磨出了几个字。


  “我喜欢你,安娜小姐,不是作为师徒的那种,是……作为男女的那种……”


  声音越来越小,但足以看出这个男孩说出这句话用了多大的勇气。


  他的脸本就憋得通红,又被远方红透了的夕阳点缀,活像个成熟的西红柿。


  




  “小傻子。”安娜倒没有露出很震惊的表情,她的脸上始终挂着温柔的笑,或者说,她的笑容中还带有宠溺。


  她伸手摸了摸麦克雷的头,揉出了一个鸡窝。


  “想追到我可没那么容易,我不是酒吧女郎,不会随随便便和小帅哥跑路的。”


  扑通扑通……麦克雷知道自己没戏,但是内心还是无比激动,也不知道到底在激动哪门子。


  “你啊,还是好好练习,以后成为帅气的西部牛仔了,那个时候啊,战争结束了,我没那么忙了,说不定我就答应你了呢。”安娜撑着自己的脸颊,看向窗外。


  窗外,夕阳把流云染成血红的颜色,远方,还有很多人民饱受战争的煎熬,那是他们的愤怒与怨念染成的。


  “那……你说话算话啊。”麦克雷嘟着嘴,咕囔着,“……拉,拉钩。”


  “好嘞。”安娜勾了勾麦克雷稚嫩的小拇指,“毛头小子。”


  “我会成为独当一面的男人的,请给我时间。”


  男孩看着安娜的眼睛,焦糖色的瞳孔中闪烁着认真坚毅的光。










  成为一个独当一面的男人,然后等战争结束,和你在一起。










  想起这些,安娜还是会觉得心头一暖。


  小子,如果你早出生几年,再更男人一些,我说不定就真动心了。










  “安娜长官!长官!”


  熟悉的声音唤醒了陷入思考的安娜。


  原来她刚刚回想起表白那天的事情,竟想得出了神。


  回神来时,麦克雷已经完成了罚跑的任务,男孩子穿着粗气,刘海湿哒哒挂在额头上,多了几分稚嫩的可爱。


  “真棒,我的小杰西。”安娜看着麦克雷的刘海,噗嗤一声笑了。


  安娜的笑容大概是麦克雷的宇宙中心,那是太阳,只要太阳存在,少年的体内滚烫的血液就能充满热情地流淌下去。


  我的小杰西。


  麦克雷觉得自己开心到要昏死过去。


  “傻小子,你该把心放在训练上,而不是天天关注你的长官。”安娜凑近了些,在麦克雷的额头上留下一个轻轻的吻。


  持续暴击。


  麦克雷觉得下一秒他可能就会因为休克而死亡。




  但是一个男人,一个训练有素的士兵,心理素质一定是过硬的。


  唾沫一眼,红着脸,心一横,“明白长官!”




  那一刻,安娜看着小杰西的眼睛,觉得他越来越像个男人了。


  少了几分男孩的稚嫩,多了几分男人的坚毅。




  “好啦my pretty boy,你该回去洗个澡好好休息了。”


  “Yes maden!”












>>






  那个夜晚,麦克雷睡得很香。


  他做了很美的梦,他梦到安娜穿着合身的白色婚纱,他身着西装,腰间别着他最爱的维和者,两人一起迈入婚礼的殿堂……


  麦克雷承认这一定是这辈子做过最美妙的梦。






  他以为他和安娜还会有很多很多个这样的午后,独处的时间,安娜时而严肃地指出他训练中的失误,时而温柔地安慰他,听他讲学校发生的有趣的事,然后摸摸头,轻声说你真是个可爱的男孩。


  他以为只要他乖乖参加训练,他就能和安娜一直一直这样和谐地相处下去。


  








  某一日,麦克雷依旧蹦蹦哒哒地来到青训基地,却没有见到安娜长官。


  “你们有谁看到安娜长官了吗?”麦克雷四处巡视着,有些着急。


  “啊杰西你来晚了,刚刚有工作人员来和我们说,安娜长官去支援前线了,这段时间我们要换导师。”


  “什……”


  军人上战场,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麦克雷还是很震惊,很难过,很痛苦。


  大概是因为内心深处还是个孩子,还对安娜有着自私的感情,他不想她就这样离开。


  “长官……我要和他联系!我要和他联系!”麦克雷慌慌张张地开始翻找着安娜的联系方式。


  “傻子,别去联系了,现在前线战事紧迫,长官没空和你玩恋爱游戏。”一把尖锐的声音从人群中冒出。


  其他男孩都笑了,那是嘲讽的笑。


  麦克雷看着那一个个讥讽的表情,一瞬间内心五味杂陈。


  原来大家都这么看我吗?长官对我如此特别,只是想回应一下我的期待罢了。


  其实我和其他男孩没什么不同。


  所以长官要走了都不和我说一声吗?




  恋爱使人盲目,那一刻,他全然变回了一个稚嫩的孩童。




  新的长官是一个凶神恶煞的拉美男人,身材看上去像个健美先生,可行为却鲁莽得像个大汉。


  “杰西麦克雷!你是怎么被选上青训的?枪手射击时需要全神贯注,我注意你很多次了,你做春梦做很美啊,完全没注意到!”拉美男人咄咄逼人的态度让麦克雷更加烦躁。


  “我没有长官!我只是……有点不在状态。”麦克雷不想吃了哑巴亏。


  “好,那你调整好了再练一下这组,我倒要看看安娜说的优等生有几把刷子。”


  “……”


  原来安娜有和新老师提过自己,麦克雷的内心又燃起了一丝期待。


  “那个长官……安娜长官她……在前线还好吗?”鼓起勇气。


  “啧,毛头小子,你没必要知道,好好训练,我会把你的情况汇报给安娜长官的。”


  “好。”麦克雷暗下决心,一定要好好练习,等战争结束了,安娜回来就会看到一个不一样的自己。


  希望那时候,他能做一个真正的男子汉,然后娶安娜回家。








>>




  麦克雷一直期待着这一天地到来。


  从十六岁的那个秋天开始,一直努力训练,一直期待着安娜归来。


  期间安娜只要一有空就会发邮件回来,里面常有提到她的得意门生麦克雷,说着很想回去再教导那帮熊孩子,很想战争快点结束之类的话。


  可是,三年后,战况越发恶劣,火炮轰炸着灾区的建筑和土地,仿佛要将地幔都一并掀起。


  安娜发邮件的频率越来越低,内容也越来越简短。


  知道麦克雷十九岁的那个夏天过去,一整个夏天里,安娜都没有发来邮件。


  那时的麦克雷,已经成为枪法娴熟的学生,从青训队伍毕业。


  加布里尔莱耶斯作为麦克雷的师傅,将继续指导他接下来在守望先锋的工作。


  他终于成为了守望先锋的一员,他成年了,他拥有了六块结实的腹肌,他拥有有力的手臂和超人的体力。


  他可以保护她了,作为男人。


  






  “加布里尔,我觉得我可以去支援前线了。”


  “不可以,毛头小子。”


  “别再这么叫我了,我已经是守望先锋的正式成员,而且我也成年了,可以上战场了吧?”


  “别傻了,你这样的去前线,都不知道命怎么送的。”


  “为什么,我的身法和枪法一直是新兵营第一,这样都不够资格吗?”


  “你训练时面对的那些训练机器人,都是低智能的次品。可是你上战场,你将要面对高机动性的智械,无论是体力还是智力,我觉得你都没有优势。”


  “那我什么时候才能去前线。”


  “嗯……再练个十年八年吧。”


  “什……”








  十年八年。


  到底还有多久才能再见到安娜,见到他日思夜想的人。


  夏天过去了,秋风将泛黄的叶子吹落。


  三年前的秋天,安娜还曾带着麦克雷在院子里散步,他拾起梧桐的落叶,别在她的头发上,说着你真好看,她笑了,那是深秋冷风中的篝火,温暖着少年的心。


  




  他一刻都不想再等下去。


  费劲千辛万苦,麦克雷联系到了前线的新医疗兵齐格勒,让她做内应,混进前线军营。


  虽然已经看过很多关于前线的视频资料和图片,但到了那片荒凉之地时,还是一阵心寒。


  远方只有光秃秃的山包和狼烟。


  齐格勒博士将麦克雷领进医疗兵的营地中。


  “杰西麦克雷,听好了,你在这不许乱来,没有你的床位可能得委屈你睡地板,以及,你只能远远地看着安娜,不能去找他,答应我好吗?”


  “明白。”


  “还有,这里随时都有安全隐患,你的维和者就带在腰间别摘下来了,必要时掩护伤员和后勤人员先撤离。”齐格勒博士低头看着资料,交代完事情转身匆匆离开。


  安娜……她还好吗?


  麦克雷不想浪费一分一秒,他只想快点见到安娜,只要看到她,哪怕只看一眼都好。


  他小心翼翼离开医护站大本营,东张西望。


  






  此时安娜正坐在瞭望塔上休息。


  她不是瞭望兵,但她喜欢这里,安静,夜里还能看到远方的天幕和星星。


  “喂杰克,你那边情况怎么样?”安娜正在和指挥官杰克莫里森通话。


  ——“很难说,方圆五百里没有检测到异常干扰电波,但我不敢保证百分百安全。”


  “哎,那今晚我守夜吧,你都熬几天了,身体重要。”


  ——“那……麻烦你了。”


  “别和我这么客气杰克,拜。”


  关了对讲机后,安娜望向窗外,远方的夕阳是血红色的,像三年前66号公路上的天空。


  是幸福的预兆,也是不幸的预兆。


  杰西麦克雷……不知道那小子现在怎么样了。


  身法有进步吗?小短腿一直是他的劣势。


  肯定交女朋友了吧。


  也许已经成为独当一面的男子汉了。


  安娜透过另一扇窗的反光,看到自己已经略显沧桑的面容。


  过度操劳让她乌黑的秀发中生出许多突兀的白发,眼角也悄悄浮现出皱纹。












>>






  今夜是安娜守夜,她实在没办法在自己办公室里坐着,非要四处走走。


  有时像个巡逻兵,有时又像瞭望兵,总之没有一点上司该有的样子。


  






  突然,无线电波发出了异常信号指示。


  安娜拿起望远镜,看向远方——有刺眼的白光在闪烁。


  可能是会隐形的侦查智械妄图闯入。


  安娜配上枪打开狙击镜,朝光亮的方向射去。


  “咻,滋滋。”安娜子弹命中特有的声音。


  这种小智械,应该一枪就能报废。安娜自信满满地收枪,没想到无线电波信号还有显示。


  信号很微弱,应该是只有单体目标闯入。


  “啧,看我不收了你。”安娜绕过军营正门,独自去追击目标。


  




  正巧,麦克雷就躲在后山较小的树林里抽雪茄,他听到不远处有树叶发出沙沙声,还有紧蹙的脚步声。


  沿着脚步声走过去,麦克雷在黑暗中隐约看到了什么,月光照射在蓝色的制服上,还有那及腰的长发。


  安娜?


  麦克雷赶忙跟了上去。


  






  安娜觉得自己离电波信号越来越近了。


  他在山上找到一处不错的聚集点,埋伏起来,夜视镜让她在黑夜中能捕捉任何东西。


  信号距离显示她与不明智械的距离仅有五十米不到。


  隐形科技是个新技术领域,还十分不成熟,智械的隐身时间很短,几秒钟就要现形一次。


  只要抓住这个空挡,狙击起来很轻松。


  安娜自信地给狙击枪上膛。


  3,2,1.。


  一枚子弹射出。


  这一回没有听到命中的声音。










  麦克雷听到脚步声消失,也许安娜在某个地方埋伏起来了。


  他刚刚听到了安娜那把狙击枪特有的射击声,却没有听到命中的声音。


  难道她是在伏击入侵者吗?


  麦克雷屏住呼吸,试图通过听声辩位的方法找到安娜所在的位置。


  “嗖!”


  突然,一个白到发亮的物体快速从麦克雷身边移动过去,幸好他是蹲着在草丛里行动,不然一定会被发现。


  虽然物体移动速度很快,但麦克雷基本能够判断:那是隐形侦查智械!


  安娜一定是被耍了,它发射干扰电波扰乱了狙击手的判断,再从其他方向突袭。


  这个战术,三年前她和我讲过。麦克雷的脑子飞速转着。


  




  


  安娜空枪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碰上麻烦了。


  这个时候狙击手必须立刻转移位置。


  她站起身,没想到还是慢了一步,智械在安娜的正后方现形。


  安娜立刻转身砸下生物手雷,这使得智械的突袭没有伤害到她。


  智械靠的很近,对一个狙击手来说近战是没有任何优势的。


  安娜努力地跑,想要和敌人拉开距离。


  毕竟不是青壮年男人,体力有限,智械的速度很快就追了上来。


  完了,弹药不够。


  安娜一转身,智械的机械刀刃隔开了安娜的皮肤。


  鲜血溅在了发丝上。


  幸好闪避及时,伤口在臂膀上,不算深。


  但是智械俨然已经把安娜逼进了死胡同。


  后山只是一座小山包,山顶上光秃秃的,四方根本没有障碍物可以躲藏。


  安娜回头将麻醉针射向智械,却被智械快速闪避开。


  又是一刀,捅在了安娜的小腹上。


  鲜血染红了蓝色的制服。


  完了。






  这个时候后悔自己妄自行动已经来不及了,下一秒,她就有可能要被取走性命。










  麦克雷一路向山顶跑,跑出了树林,它看到那个智械伤到了安娜,医疗兵的嘴角手臂,处处都有鲜红的印记。


  那一刻,怒火一股脑涌了上来,但他克制住了。


  轻轻去掏腰间别着的手枪,他深呼吸着,平稳自己的心跳。


  维和者,瞄准。






  安娜的右手去摸腰间的生物手雷,她想再赌一把,隐形智械为了机身轻巧,一般只配备了冷兵器。


  只要下一招她能挡住,就还有脱身的机会。


  智械的刀刃刺向了安娜。


  “嘣。”


  手枪子弹的声响。


  正中靶心。


  智械在安娜的面前倒下。


  身上的白光褪去,表面机械已不再运作。


  是谁……救了我?


  安娜望向四周。


  月光打在那个牛仔男孩的脸上,安娜的视线定格住了。


  “杰西……你怎么会……”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了,你受了重伤,我背你回去。”麦克雷走了近来,使用了安娜手中的生物手雷,短暂缓解了她的伤势。


  “你不是医疗兵吗……怎么能这么任性……”


  “……对不起,我对自己的枪法太有自信了。”


  “真傻,像个小孩子。”


  “……”安娜沉默着,她心里有太多疑问,太多想说的话想要讲,可是话到嘴边,实在不知该如何启齿。


  “安娜,我已经成年了,成为守望先锋的正式成员。”麦克雷一边说着,一边把安娜背到自己身后。


  “嗯我知道,莱耶斯讲了。”


  “我已经是独当一面的男人了。”


  “嗯是吗?”


  “我一直喜欢你,我一直在等你。”


  “这样……”


  麦克雷放慢脚步缓缓的走着,尽量不颠簸。


  安娜的脸埋在麦克雷结实的后背上。


  很有安全感,他身上有股淡淡的烟草味。


  她无法回应什么,连年的战争让她早已将私人感情忘却,面对麦克雷突然出现和突然表白,她有些仓促。


  安娜沉默着,搂紧了一些。


  如此柔弱的安娜,麦克雷还是第一次见。


  “Always here,my lady。”成年的杰西声音变得低沉,沙哑的尾音拨动着安娜的心弦。


  他是个男人了,不再是几年前的毛头小孩。


  天哪,这么多年来,头一回有些把持不住,心脏漏跳一拍。






  安娜觉得自己的脸有些烫,趴着让她呼吸困难。


  “嗯……小杰西……”


  “怎么了?”


  “我肚子饿……”


  “啧,真像个小孩子。”


  “……”








  远方的地平线,展露出黎明将至的光辉。


  “好好好,回去你好好休息,我给你煮咖啡煮面好吗?”麦克雷轻笑了一声。


  “嘻嘻,杰西真好。”安娜的鼻子蹭着麦克雷的肩膀,像个调皮不听话的孩子。


 








“快休息吧,黎明将至了,晚安my lady。”


  “嗯唔……晚安。”


  

评论

热度(37)

  1. 楚珣索拉索拉雪w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