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珣

不如从未相识

【R76R】SPIRIT (03)

御雷猦嵐:

努力寫文轉移注意力,我覺得我最近都不能好好的了😭😭😭






●Title:Spirit


●CP:Gabriel Reyes/Jack Morrison(斜線無意義)


●Rating:NC-17(有車一定互攻,車在遙遠的未來)


●Summary:原作向的哨嚮二設,兩個獨居老人重新戀愛的故事。


●嚮導76、哨兵噶、哨兵麥、嚮導藏、哨兵源、哨兵安娜


●內含麥藏、源天使、可能還會有點源藏吧


●裡頭有很多時間點都是很早就設定好的,但已經被暴雪爸爸打臉,當作bug吧


●人物暴雪爸爸的,ooc和bug屬於我


前篇:0102



03




他有记得把他发泄用的指挥官制服丢掉吗?




Soldier在多拉多待了一个月,他到那边的第一天就饱受精神攻击的折磨,他需要做些事情消除从他身体深处涌出来的情绪,平时他会去找人打架,但他刚到多拉多,还没有任何烈骨帮的消息,没人能陪他打,他只能在安全屋里找方法,他不忍心破坏其他人的东西──尤其是Reyes的──所以他拿起匕首疯狂攻击他曾经的衣服,有种把过去的自己杀掉的错觉,帮助他撑过了那一晚。




忘了也没差,McCree不会去那个地方,源氏没理由去,Angela更不会无缘无故去安全屋,没人会知道他曾经去过那里。 Soldier都尽可能选偏远的哨兵安全屋,还有那些McCree不可能去的,要不然就会像Ana说的那样,要是Angela和McCree突然出现就糟糕了。




他现在在Talon总部内配置的酒吧喝着酒、看着今天的新闻,顺便熟悉一下Talon新发给他的通讯端。这个通讯端是跟他的目镜连结的,他告诉Talon的工程师说他没有目镜就看不到东西,所以工程师就好心帮他把通讯端与目镜做一个连结,他只要动动眼球就可以做任何事,这还满方便的。




当然,真正的原因是因为他不能露脸,毕竟他有一张全世界都认识的脸,即使破相了肯定还是有人能认出来,面罩和目镜他必须选一个长期挂在脸上,眼睛可以看透人的心灵,所以他选择了目镜挡住自己。




「Hey,老头。」




一群人围着Soldier,他则是还在看着今天的新闻,多拉多烈骨帮被消灭的消息传遍全球,他的背影被拍到了。




「叫你呢,老头。」




Soldier不理会,拿起酒杯缀了一小口,接着看下一则新闻,再过几天就是OverWatch爆炸的六周年,Soldier的心抽了一下,他完全没有注意到时间,难怪昨天Ana会带他去总部遗址,难怪Angela和源氏会去。




Soldiier打算跳下一则新闻时,他手中的酒杯被打飞了。




「别人跟你说话时最好看着人家,新来的。」




Soldier把画面关掉,双手合十放在桌上,抬起头,五个穿着Talon制服的特工围着他,这让他想到当年SEP的时候,他也有这样被围着过,只因为他跟Amari教官走太近。




「你们都知道我的名字,但我没听到你们喊。」




「这里只有代号,Soldier:76,没有人有名字。」




「随你怎么说。」




「听说你刚毁了那个小帮派?」




「也许吧。」




「是谁帮你的?别跟我开玩笑了,即使对方再弱,你一个老头也不可能单枪匹马。」




为什么不管在哪个时代都有这种喜欢找麻烦的人存在?当年SEP他和Reyes一起吃饭就被一群人以那奇怪的理由包围他们,Ana是他们的朋友是他们的老师,只是这样而已,但那群人却怎么也不肯相信。




「你信不信跟我无关。」




「你只是雇佣兵,老头,就跟那个半死不活的家伙一样,别太嚣张,你应该回老家种田而不是来这里跟我们抢工作,你一个老头子根本做不了什么。」




他记得当时是Reyes先动手的,然后他们仅靠两个人就把所有人解决了,不过事后被Ana痛骂了一顿,尤其是他,他那时候明明还没有因为跟Reyes连结而受到哨兵的影响,不应该会为那点小事就动手。




向导与哨兵精神连结过后,情绪上有一定的程度会受到对方的影响,但通常都是有共感能力的向导去影响哨兵,他和Reyes却是相反,他总是被Reyes的情绪拉着跑,也不是说Reyes情绪管理很差,就是比较容易冲动,因此他们两个结合后,Morrison安抚好Reyes后却没办法控制自己,先动手的人从此变成Morrison。




「你有能力就不用怕我抢你工作。」




「你有种再说一次?」




「你有能力就不用怕我抢你工作。」




「看来你真的以为解决掉那个小帮派就很厉害了是不是?」




他以前并不容易生气──只要Reyes不在他身边,他不喜欢找麻烦,通常遇到这种事情他都会偷偷用自己的能力安抚对方,但那是以前,他现在当然也有办法安抚这五个人的情绪,可他心情没有很好,前一天在睡梦中他又遭受了精神攻击,虽然是咬着牙就能撑过的那种,而且只有短短几分钟,但他还是很想发泄一下心里的情绪。




所以他一拳打在说话的那个人的鼻梁上,五个人而已,还只能算热身。许多人都在看好戏,他就这样一拳又一拳的解决了所有人,没人支援没人阻止,结束后才有人把被打倒的人送去医护室。




Soldier坐回位置上,重新开启新闻冷静下来才发觉,他那么冲动干麻? Reyes对他的影响还是那么深,完全没有因为对方的死亡而消失。




「操你的,Gabe。」他挥了挥手让人再替他送杯酒过来。




啪啪啪!一阵拍手声传进他耳里,声音来源的主人顺势坐到他对面,为了看轻眼前人,他把画面关掉一半,是个拉丁女孩,头发剃掉了半边,全身都是紫色。




「打的精采,Soldier:76。」




「妳是谁?」




「喔抱歉,忘了介绍,我是Sombra,很高兴认识你。」女孩伸了手示好,Soldier则是伸手接过服务员送来的酒杯,不打算和女孩握手,处碰对方会让他很容易感受到对方的情绪,他不想要知道,尤其刚才才感受了那五个人的绝望,他有时真的很痛恨自己是向导。




「妳有什么目的?」




Sombra收回手,放在桌上,手指有规律的敲着桌子,而另一只手则撑着头。 「跟新伙伴问个好而已。话说你大概不知道,你确实抢了那五个人的工作,烈骨帮本来是他们要去处理的。」




「我并不觉得抱歉。」




「你也不需用觉得,烈骨帮有什么武力我最清楚,他们去的话肯定会死在那边,你反而是救了他们,他们应该要谢谢你才对。」




Soldier缀了口酒,然后又问了一次。 「妳有什么目的?」




「就真的是来跟你问个好而已,指挥官。」




Soldier脑袋当机了几秒才回过神,他正准备起身时女孩伸手制止他。




「别动,会让人怀疑。」




「妳到底是谁?」




「我告诉你了,Sombra,就只是Sombra,我可不像你一样有那么高的头衔。」Sombra说着从Soldier手中拿过酒杯,小缀了一口。 「波本,果然是你会喜欢的,老家的味道?」




Soldier咬了咬牙,忍住怒气。 「妳知道什么?」




「你的一切,Jack,好吧,也不是一切,还是有些事情不知道,但是该知道的都知道了,像是SEP、你和你长官的关系这些比较私人的事情,但但再深我就挖不出来了」




「妳想要威胁我吗?」




「不,当然不是,我只是想跟你做个朋友。我有你想要的讯息,你也有我想要的讯息,我们可以互换。」女孩把酒杯还给他,手又重新放回桌上,继续敲着桌子。




「我不觉得妳会有什么我想知道的事情。」




「当然有,就是你来这里的目的,Reaper的身分。你可以用任何秘密跟我交换他的讯息,但是关于他的名字,你要记得并想清楚,我要一个你最不能被任何人知道的秘密,一个你可能会付出生命的秘密。」




「一个男人而已,我自己会查出来,我不觉得他可以让我用生命来互换。」




「他绝对值得你放弃生命,而且你查不出来的,你们都很会隐藏自己,你们都不会摘下面具。在Talon,看过Reaper面具下脸孔的只有Widowmaker,但她绝对不会告诉你,所以你只剩我了。你不用急着做决定,我会一直等你,你一定会来找我的。」




「妳可真有自信。」




「当然,那是我的优点。」Sombra直起身,本来敲着桌子的手先是一挥然后又弹了个指,Soldier关一半的画面全消失,只剩下一个紫色骷髅的资料夹在他眼前。 「我们现在可以先做第一次交易来相信彼此,这些是Reaper出现的这5年来,所有的任务报告,Ana Amari查不到的那些。」




「看来我也不该意外妳知道Ana还活着。」Soldier毫不意外的发现他无法控制自己的通讯端。




「当然,我什么都知道。这次我先来告诉你我想要什么,下次就是你主动了。那么,我想问问你,Soldier,你是怎么从总部逃出来的?你们所有监视器都坏了,我又完全无法骇进Athena,我真的很好奇你是怎么从那场灾难逃出来的。」




「妳知道这个有什么用?」




「我想知道他们是败给了什么。」




「他们?所以妳知道是谁攻击我们的?」




「要是我知道就不会在这里问了。那么,回答我的问题吧。」




Soldier看着紫色骷髅迟疑了几秒,这女孩很危险,但也是很有用。 「传送器,我被传送到埃及。」




「我听说你是重伤,怎么活下来的?」




「这是下一个问题了,孩子。」他也得拿回一些主导权。 「妳刚才只问我怎么逃出来的。」




Sombra露出笑容。 「恭喜你通关了,Soldier,要是你是个容易套话的人就不好玩了。这个资料夹归你了。」女孩又动了动手指,资料夹上的紫色骷髅不见了。




「妳故意的。」




「当然,我只跟聪明的人做交易。不过这样你就知道我下个想知道的事情是什么了,想好你要什么再来找我。」




「我要怎么找到妳?」




「我会出现在你眼前的。」Sombra伸出手指在Soldier鼻子上点一下。 「BOOP!」然后女孩就从他面前消失了。




隐形迷彩…看来要升级一下目镜了,可不能都被那女孩掌握。他晃了晃酒杯,迟疑了下才缀了一口,他或许该改一改喝波本的习惯,接着他打开Sombra给他的资料夹。




——————




Reaper和Widow回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了Sombra和Soldier:76在谈话,Reaper正想要停下来偷听,就被Widow拖着走,害他只能看到Soldier的脸,只戴目镜让他有点惊讶,脸上有两条疤,一条贯穿整张脸,一条划破双唇,怎么好像有点眼熟?




「Reaper,我们要先去报告。」




「我好像在哪里看过那个Soldier,Amélie。」




「喔你当然看过,待会再想。」




「我是说真的。」Reaper搜索了下记忆,然后他想起了一副遮了大半张脸的墨镜。 「该死的,Amélie,是机场那个人,撞到我的那个人!」




「你说你的那个艳遇?!」




「那个男人叫Jack,当时他在跟一个叫Ana的女人通话…」




「Jack?Ana?…不,想都别想,Gabriel,我知道你在想什么,现在不行。」Widow立刻收紧她的手,拉着他,要带他离开。




「我要去问清楚……」




Reaper甩开她的手,但才刚转身,突然整个视线天回地转,他立刻反应过来是Widow用她的钢索给他一个过肩摔,他的手糊乱去抓扼紧他喉咙的钢索, Widow反而更用力,他只能慢慢感受缺氧的过程。




「听着,Reaper。」Widow在他耳边轻声说道。 「不管你脑袋里在想什么,都要记得,你现在在Talon,给我冷静点。有听懂吗?」




Reaper点了点头。




「扮演好你的Reaper,不要搞砸了,懂吗?」




Reaper再度点了点头,Widow满意的哼了个声才放开他。他揉了揉自己的脖子,咳了几声,然后想到,其实他不需用呼吸。




「别跟我说你忘了,这里是Talon,所有人都是敌人,包括我,包括那个Soldier。」




「不用妳講。」




但他就是无法不去想Jack Morrison这个人,他的好友、他的向导、他的爱人,即使他们的结局并不是那么美好,他还是不觉得他会再爱上别人或者跟别的向导做连结。




**




传送器并不是以撕裂空间来连结两个地方。每个传送器都有跟卫星上的电脑做登记,当你想要从A点到B点,你就要先开启A点的传送器,然后告诉电脑你要到B点,电脑就会帮你开启B点的传送器,过程通常需要五分钟。至于它的传送原理,你踏进传送门时,会先被分解成原子再变成程式与数字,然后传送到B点的传送门,再把你结合起来。这过程非常快,但其实是非常危险的,只要一个不小心或电脑一个错误指令又或者其中一个传送器坏了,人是个肉体,是无法储存的,一个人就会这样死去,从此消失。




他眼睁睁看着传送器被炸成碎片,还没来得及做任何反应他就先晕过去了,他不知道他晕了多久,可能一个小时,也可能只有一分钟,醒来的瞬间他立刻感受到绝望与身体的疼痛,比起因为遭受近距离爆炸而残破不堪的身体,从他身体深处涌出来的绝望才是真正让他担心的事情。




他看不到也听不到,他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姿势,只能感觉到他全身痛到不行,他更专注点应该能知道自己的身体怎么了,但他不在乎。他能闻到烧焦与化学物品的味道,鬼知道有没有毒,但貌似都无所谓了,至少他知道自己还在呼吸,而且他在被毒死前大概会先失血过多身亡,不过身体上的折磨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身为哨兵,而且又是结合过的哨兵,精神层面的伤害才会真的伤到他,就像现在,他惊讶的发现他感受不到Morrison替他架起的屏障了,他也感受不到Morrison那一小部分和他融在一起的精神,少了属于Morrison的精神,他的心像是被挖了个洞,淌着血,他的身体流出来的血还不如他心里的多。




他开始有点喘不过气,大概是爆炸伤了他的气管或是肺,但更多是因为他意识到他和Morrison的连结断了,他在努力不让自己狂化,连结断了只示意着一件事情,但他不愿意承认。




他非常不合时宜的想起Wiston跟他和Morrison解释过传送器的原理,该死的为什么他一定要现在回忆起来?这不就等于在提醒他,他担心的事情几乎是事实吗?传送器在传送的瞬间爆炸了,没有人知道是否传送成功,更何况这个传送器还是坏掉的。




他们之所以选这个传送器只因为,它不用五分钟的的设定时间,只要一开启,它就会立刻跟世界上某个地方的传送器连结,Wiston还在想办法修好它,他们无法顺利跑出总部,至少可以传送到别的地方,然而事情总是不如想像的顺利。




不,他的向导不会死的,因为那是…他的向导,传送器肯定传送成功了,他的向导一定还活着,他的向导一定在地球的另一端,虽然受了重伤,但是他的向导是超级士兵,一定能挺过去的,他的向导才不会这么轻易就死去,所以他也必须活下来,而且不能狂化,上次狂化毁了他们,不能再重蹈覆辙了。




「Dr.Ziegler,这里有生物反应。」




他先庆幸自己的耳朵没坏,才沉溺在救援来了的愉悦,他只要再撑一下就行了,他只要等Angela帮他注射向导素就行了。




他听到引擎的声音才想起来,研究室的墙壁是特殊材质,里外面完全隔绝,外面的总部肯定被炸的面目全非,他们要进来可没那么简单。




「喔上帝…」他听到Angela惊叹的声音,结着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Angela来到他身边了。 「Gabe?是你吗?」




他试着发出声音,但满口都是血,咽在他喉咙,没有声音,倒是因为震动的声带与顺带吐出来的气让血液冒了一些泡泡。




「我们要把他带走…趁联合国来之前。」Angela哽咽着,他想安慰她,但他就是该死的动不了。




「可…这是要我们怎么带走,Doc?」




「全部带走!去多拿袋子,我们要全部带走。」Angela先是怒吼,然后才又轻声说话,大概是贴在他耳边。 「别担心,Gabe,我会救活你的,我已经帮你注射向导素了,睡吧。」




他又试着发出声音,但是跟刚才一样,他想跟Angela说Morrison的事情,他必须告诉她,她就会去把他的向导找回来。




「你们动作快点,全部都要给我带回去,让我发现少一块我会杀了你们。我们还要接着找指挥官,不要浪费时间。」




不行,你们在这里找不到的,他已经不在这里了。




「给我强心针和吗啡。我会救活你,也会找到Jack的,不用担心,Gabe,都交给我。」




一如往常的令人放心。




Reyes又晕了过去。




但之后醒来时,不仅仅得知自己的向导死了,还变成了Reaper。




**




Reaper以那种,你不告诉我我就杀了你的形象到处打听Soldier:76的消息,才刚加入这个恐怖组织,就立刻把五个训练有素的特工打个半死不活。




真不愧是单枪匹马灭掉整个帮派的人,不过还差我一截。




Reaper回想起很久以前他也是一个人灭了死局帮,并带回了个忘恩负义的狗崽子。




可是这些都不是他想要知道的消息,他最需要的人是Sombra,那女孩什么都知道,肯定也知道Soldier的真实身分,他只要付出一些代价来交换讯息就好,可是他找了一整天都找不到那个女孩,甚至也都遇不到Soldier本人,想要以一个“雇佣兵前辈”的身分找对方谈谈都没办法,他现在只能确定Soldier就是在机场撞到他的人,哪个Jack?哪个Ana?这两个问题搞的他心烦意乱。接着直到他回到宿舍等待Widow的到来时,一通电话与一份任务资料传了过来,他要跟Soldier:76一起去OverWatch的基地窃取前OW特工的资料。




Reaper从没听过这么好笑的事情,一个组织竟然把事关组织利益的任务交给两个雇佣兵,而且这个组织甚至都不知道这两个雇佣兵的底细,两个随时能说背叛就背叛的雇佣兵,Reaper真不知道到底该说他们傻还是称赞他们大胆。




「你们傻吗?」他还是说出来了。 「我们可都不是Talon的特工,不让Widow一起来吗?」




『我们知道你对Widowmarker有不同寻常的情感,Reaper,但是她那时候要去出别的任务,而且我们雇用Soldier:76就是为了让你们成为搭档,好好享受你们第一个任务。 』经过变声器的诡异声音没有起伏的说完这段话,Reaper把通讯的画面缩到最小,调出这次的任务资料查看。




「那Sombra呢?她总可以了吧?」




『她们两个要一起出任务。 』




「这任务我不接了。」Reaper摊了摊手,即便对方看不到。 「我才不想跟一个年过半百还秃了的老头子组队,更何况这老头子还瞎了。」




他还听说了Soldier:76因为眼睛有问题所以都要带着目镜,这或许就能解释在机场时,他明明很明显地走在Soldier面前却还是被撞上,Soldier的双眼根本看不清路。不过在烈骨帮基地时Soldier的目镜被打掉了却依然能击倒敌人,Reaper猜他不只是训练有素的士兵,大概还有很好的听力,可以预判别人的动作,只靠听觉的士兵,这不是没有过先例,哨兵很多都能做到,普通人也只要多练习。




『你知道我听的到吧? 』略为低沉且沙哑的声音传了过来,他们的通讯是三方通讯,一个是Reaper,一个是Talon的高级上层,另一个就是Soldier:76。 『我没秃,也没瞎,他妈的我就不信你年纪会多小,你那种实力根本不是几年就能训练的出来的。 』




「谁知道,至少我头发没白。说我能力强,怎么不说是你像个童子军?」




『童子军?我以前的官阶是你绝对达不到的。 』




「官阶不能代表一个人的实力,老头。」




『你可以试试阿,伟大的Reaper。 』




『看来你们确实能成为好伙伴呢! 』诡异的声音轻笑着。 『这个任务不能拒绝,Reaper,你上次失败了,这次一定要拿到,我们很需要前OW特工的名单。 』




「上次是因为你配给我的人都是垃圾。」




『所以我这次给了你Soldier:76。 』




『我一个人就是一支军队,你怕的话我一个人去也行。 』Soldier哼了一声,Reaper感到莫名的火大,怎么会有人对从未见过面的人这么嚣张的?他本来还试着把Soldier和他的Jack Morrison连结在一起,不,他的向导才不会这么高傲,他的向导一向都很低调的,从不拿自己的官阶和实力来恐吓对方。 『我看过你上次的报告了,不是其他人是垃圾,是你太过自信被Win…被那个科学家用一个实验中的仪器骗了过去,只能怪你自己。 』




Reaper咬着牙把所有话吞回肚子里,他妈的他当时如果不故意松懈,OverWatch就真的完了。 「如果不是因为那些垃圾这么轻易就被那只猴子处理掉也不会落的任务失败。」




『别再找借口了,真是丢脸。 』




Reaper整个火都来了,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被人勾起怒火,最能惹火他的Morrison已经死了,排名第二的两个狗崽子─McCree和源氏─也都不知道他还活着,围绕在他身边的三个女人他则是无法对他们生气,其他人见到他就跑也不会惹他发火,就是这个Soldier!先是惹的他心烦意乱,接着又惹他发火。




他深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现在可没有Morrison会来影响他的情绪,他不该这么冲动,他决定无视Soldier的挑衅。




「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一周后,同样是直布罗陀,这次别再失败了,Reaper。 』




「你不是给我一只军队了吗?要是失败就怪他吧。」




没等Soldier反驳Reaper就挂断通话,然后接着拨给Angela,他有很多问题,不只是Soldier的身分,还有他要和Angela讨论一下要怎么交任务,有Soldier在就真的不能空手而归了。




『Hey,Gabe。 』




「Hey,Angie。影片修复的如何?」




『Winston没什么把握,影片损坏的太严重,很有可能是Soldier:76事后去破坏的,爆炸破坏的才不会这么刚好。 』




「让那只猴子努力点,我必须要知道那个Soldier到底是谁。」




『你比我们更能接近他,你自己查不是更快? 』




「我怕我会直接杀了他。」




『那不是很好吗?你要杀他也不容易,何不打一场直接把他面具拆了? 』




「妳知道我能怎么杀人,Angela。」




『他惹到你了? 』Reaper从Algela的语调听出了兴奋。 『他做了什么? 』




「没什么。」




『你知道我们约定好你要跟我禀报你的情绪状态吧?为了你好? 』




「我很好。我还不至于因为这些破事狂化,狂化的经历一生一次就够了。」




『好吧,我相信你。说重点吧? 』




「我一周后又要去直布罗陀抢资料了,和Soldier:76一起,这次可不能像上次一样。」




『Talon真的很需要名单是吧?你需要我做什么? 』




「帮我确认,在Athena的系统内,我的权力还在不在,你知道的,管理员1号的权力。」




『我想应该是还在的。你想怎么做? 』




「我一定得交出一份名单,我可以选择我要交出谁,但妳之后要帮我删除登入纪录。」




『这我能做到,但是你要怎么在Soldier面前登入? 』




「妳总能帮我拖住他吧?」




『我只是个Doctor,Gabe,Soldier:76是杀手,你怎么能奢望我能拖住他? 』




「妳会想出办法的。」




『I hate you,Gabe.』




「No,you don’t.」Reaper把他的任务资料传给Angela。 「帮我个忙,快点查出Soldier:76的身分,还有…把我们当时调查Ana行踪的资料给我。」




『Ana?为什么? 』




「听好,Angie,这只是我的猜测,妳先不要想太多。」




『呃…好…』




Reaper简单地说明了自己在机场的遭遇。 「─所以…我在猜Soldier:76就是Jack,而Ana也还没死。」




Angela沉默了一会才开口。 『我们谈过这些,Gabe。 』




「我知道…」




『先说说你的感受,你说过你们的连结断了。 』




「…这就是重点,没有任何感觉,不管是在机场的触碰还是在Talon基地,我都感受不到任何东西,他是我的向导!我应该可以…感受到他…」




『所以说你说的──』




「总有例外对吧?McCree那崽子也说过,所有哨兵向导的认知和刻板印象完全不适用在我们身上,搞不好──」




『就算是这样好了,你也不要在这里猜测,直接去掀他的面具。 』




「我说了我怕我会先杀了他。」




『好吧好吧,我会看看Winston那边进展得如何,也会把Ana的调查报告找出来,也会帮你确定你的管理员权限,这样行了吧? 』




「谢谢妳,Angie。」




『拜托你好好照顾自己,Gabe,还有不管Soldier:76是哨兵还是向导,你都不要先暴露自己的身分,懂吗? 』




「妳知道我是谁,我比任何人都还要会隐藏自己。」




『除了在Jack面前。 』




「晚安,Doc。」Reaper翻了个白眼后就把通讯挂掉。




要是Soldier:76就是Jack,那我这五年到底他妈在做什么?






——————




Soldier其实还满认同Reaper的话,这组织肯定有病才会放任两个不能被信任的雇佣兵去完成有关组织利益的任务,他也没想到能这么快就和Reaper接触,他本来已经做好长期应战的准备了。




他正打算赞同Reaper的话时,对方就先开口讽刺他,而且毫不留情踩到他的地雷,他不断想着自己到底是何时惹到对方,然而没有结果,对方也依然不断嘲讽他,Reaper已经被他判死刑了,他甚至突然不想管面具下的容貌,想要直接朝对方打出一轮弹夹,直接置对方于死地。




『貌似很久没看你被惹怒了。 』Ana的轻笑声从通讯另一端传过来,这让Soldier火去更大。




「我可以直接杀了他吗?」




『老实说,我不在乎,坚持要查他身分的人是你。 』




「妳好歹也反驳我一下。」




『我反对你在Talon里面,太过危险又不必要。 』




「我们谈过很多次了,Ana。」




『是阿,而且我也不想跟你谈了。你说一个礼拜后是吧? 』




「是…」




『我会想些办法。而你,先好好扮演你的角色,你的技术从来没有Gabriel好。 』




「他是杀手,我是军人。」




『你现在也是杀手了,Jack,要是让Talon知道你的身份就完蛋了。 』




「我明白…」Soldier并没有告诉Ana,Sombra的存在。




『好好去睡一觉,不管能不能睡着都要闭着眼睛休息,懂吗? 』




「妳唠叨起来就像我母亲,我不是孩子了,Ana。」




『以一个长官身分,你从来没有符合过我的标准,Soldier。 』




「根本没人能符合!」




『那你就闭上嘴乖乖听我的话,别再试图顶嘴。 』




「哈,晚安,长官。」




『祝好梦,Jack。 』




Soldier难得笑出声,他挂掉通讯并放松身体,让身体向后倒在床铺上,然后他突然想起一个严重的问题。




他该摘下目镜吗?






——————




他们俩个坐在专机上,面对面,隔着目镜和面具瞪着对方,思考着要怎么让对方不干扰自己的行动,甚至思考要怎么在任务中让对方意外死亡,气氛尴尬得让一旁替两人搬运行李的特工不断发抖,他觉得他快被两个人的怒火烧死了,然而这两个人的东西却还有十来箱,上头为何不多派几个人来帮忙?




这两个人打起来一定比世界大战还恐怖。




特工无助地想着。






-tbc-







錯字和一些bug等我心情好了再改吧...




Reaper是僱傭兵的設定又被打臉了QAQ


紅裙嘎超讚,超希望有這個Skin,旋轉跳躍時肯定超級華麗😍😍




謝謝所有看到這裡的小夥伴,愛裡們😘😘

评论

热度(45)

  1. 楚珣御雷猦嵐 转载了此文字